【百岳郡大西巒】郡大山、西巒大山|箭竹林與伐木遺址

          逐漸遠離的燈火是轉向山區的記號,從台北離開跨越北台灣,在中台灣的南投民間離開了國道,燈火漸漸遠離,最後循著省道的軌跡,進入了臺21線新中橫公路,半夢半醒我們停在了望鄉部落,今晚就在望鄉部落的望鄉i Do民宿民宿落腳,一夜的熟睡,也許因為舟車勞頓;也許因為部落裡實在太靜了。一早醒來推開民宿紗門,站在陽台上望過去,這才發現原來昨天夜色一片的前方竟然是一座座層層疊疊的山巒,玉山山脈的北稜竟在如此靠近的前方,隱約仍能看見玉山主峰與玉山北峰、北北峰,就在照片右方突出的山巒。

 

 

2013.09.28

        7:00 收拾行李,便下樓去吃早餐了,這一早餐由民宿主人掌廚,滿滿一桌豐盛的美味,配上粥,飽餐一頓,準備前往郡大林道,這一餐格外重要,不能吃太多因為怕顛簸的路況會讓剛剛下嚥的佳餚都回歸土地,不能吃太少,因為在長時間的坐車後緊接著的就是登山的路途,如果沒有足夠的養分支持,走起來必定力不從心,而就這麼我吞了兩碗飯和幾塊南瓜,食畢,我們出發了。

        

        08:03,抵達郡大檢查哨準備進入郡大林道,此處需事先進行申請否則根本只能到門口根本無法進入,我們在門前等了約十來分等待駐守在此的員警幫忙開門。在十八重溪旁的這條林道堪稱台灣最長的林道,這條路在未坍方之前幾乎可以通到秀姑巒山下,而這正是中央山脈的心臟地帶,這條林道於921大地震、八八風災與最近2013年6月2日的南投大地震,陸續使得這條由林務局管理的道路日漸難行,處處可見坍方與驚悚的道路,被譽為最深入中央山脈的道路,同時也是最脆弱的道路,一場台灣島上的豪雨或地震,便可能斷絕了深山與平地的關係,成為一條被自然所收服的道路。

 

        而今,走在這條連接中央山脈心臟的道路上,沿途所見看到大自然準備吞噬這條道路,如果再過幾年也許這條路就會被大自然完全收服,而回歸其最原始未被開發的樣貌,而想進入山區的我們,可就得走好長一段道路翻越才能抵達郡大山而且必然驚險萬分,因而特別珍惜這次能夠前往郡大山的機會,有機會一親芳澤,倍感珍惜。

 

09:25 抵達望鄉工作站,由郡大林道入口處至此總共顛簸了將近一個半小時,林務局的望鄉工作站是昔日巒大林場的一個工作站與西巒大山的人倫工作站並列,為巒大山林場的重要伐木據點,這裡盛產的木材主要便是紅檜與扁柏,皆是生長於台灣霧林帶森林中極為珍貴的林木,而此地從日治時期1933年,即由台灣總督府核定由日本商台灣株式會社櫻井組進行林木採伐,直至1985年停止採伐為止,其輸出的產量遠遠不及阿里山、八仙山與太平山這臺灣三大林場,但其所遺留下的開發痕跡仍能在望鄉工作站看見。

 

此處除了昔日林業採伐的聚落外,於工作站一旁的小廟吸引了我,他就位在一棵巨大的神木下方,形制乍看像是於台灣相見所看到的類似土地公廟的小廟宇,然而如細細觀察便可發現其型制迥異於台灣小廟的格局,比較像是日本神社只不過供奉的是土地公,經過文獻查找得知此神社(祠)於大正十二年(1923)郡大林道開通開始森林採伐建成,當時稱此神社為「望鄉祠」(或遙拜所),其功能與太平山、阿里山等山地神社功能相似,多半有安定人心之用,對於山上工作的伐木工人來說是種心靈上的寄託。

 

望鄉山上

此圖提名為《望鄉山上》眾人著日本軍服及日本傳統服裝,此照片日期為日治後期的1943年,身後的望鄉祠便是現今的土地公廟,距今70多年了仍然以不同的型態守護著到訪這座山的人們。引用自:張阿祥(1943-11-19)。[望鄉山上]。《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聯合目錄》。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5a/e9/ee.html(2013/10/04瀏覽)。

 

望鄉工作站位於玉山山脈的北稜,由望鄉工作站便可以遠眺玉山主峰與北峰、北北峰

 

10:20 經過了快兩個半小時的車程,抵達了郡大山的登山口,這一路顛簸難耐,心想好在我們是有四輪傳動的車子接駁,如果是平常的車或騎機車,那真的是條漫漫長路,難怪有人說郡大山是搭車比較累的山,我現在便能深刻體會。

 

 

10:52 抵達望鄉山,稍作休息繼續前進,怕過了中午後天後就會變差,展望也會跟著變差

 

較靠近我們的是郡大山北峰,而後方的則是郡大山,而身後兩山之間的稜線便是我們此行的路線,前往郡大山的路線幾乎都是走在稜脈之上,看起來很近實際上卻非如此

 

 

12:00 抵達北峰山腳下,進度落後,我們還必須翻越郡大山北峰才能抵達郡大山

 

12:05 一路在玉山山脈的主脊稜脈向上,霧氣已開始慢慢蒸騰向上

 

12:08 抵達郡大北峰頂附近的突出岩石處

 

 

 

 

12:49 抵達郡大北山頂,霧氣以阻擋前方視線

 

離開郡大北峰後一路多倒木與低矮的箭竹,

 

有許多枯木因颱風而傾倒於路徑上,山友需特別留意通過

 

13:30 抵達郡大山,此時的郡大山已經霧茫茫一片,實在非常可惜如果是天氣晴朗時則可遠眺玉山主峰和北峰

 

 

新加入的夥伴帶了張釣魚的折疊椅上山,這樣的組合好有趣喔,第一次坐著椅子在三角點拍照

 

14:37 整裝下山,此時空氣中的霧氣已漸漸凝結,感覺霧雨即將到來,果不其然於途中就遇到了霧雨來襲,還好只有一陣,建議來郡大山的山友能夠儘量早到達山頂,才能看到很棒的展望,否則像我們約於下午一點抵達空氣中的水氣都以擋住前方的視線,著實可惜。

 

16:50 回到登山口,已看到另一群山友在此地紮營,不過看他們的樣子來此地的主要目的應該比較像是在露營而非登山,回到登山口司機大哥馬上端出大罐可樂,在山上喝到可樂超級暢快過癮的

 

天漸漸黑了,加上霧氣瀰漫,能見度變得很差,原以為下山會比較舒服,沒想到下山的顛簸程度比上山時更加倍,顛簸的路況加上夜色低垂,司機大哥不敢開太快,濕滑的路面和崎嶇不平,整車的我們雖然累了卻睡不大著,車體晃上晃下加上海拔高度下降,有些隊友因此感覺身體不適,只能看著路邊的里程數慢慢減少才慢慢有如釋重負之感,這一段32公里的林道我們約走了一個半小時,十分驚恐的一個半小時

 

19:00 伴著點點細雨,回到了林道口的檢查哨,算是鬆了一口氣,這一趟32公里的林道之旅真得永生難忘,果然名不虛傳的坐車比登山還累的一座百岳

 

        回到民宿吃過晚飯,約9點多洗完澡準備就寢,因為明天的山更硬,而且約要走上12個小時,所以明天早上兩點便要起床出發前往西巒大山。這一夜我幾乎睡不著,也許對於隔天的行程有所顧慮而反覆輾轉難眠,也許體內的躁動依舊存在,劇烈運動完都較難以入眠。焦慮在夜裡迴盪,我無法入睡,我想入睡,想睡,卻又縈繞著自己無法辦到的陰影,繼之而來的是不斷循環的失眠,現在回想起來那夜的輾轉難眠實在有點多餘,不過這就是過程,在發生之前總是會對於為之感受到恐慌和不安

 

2013.09.29

02:00 起床鬧鐘響曲,大家陸續起床著裝收拾行李,到望鄉部落的7-11購買早餐,準備上山

04:30 途經人倫林道,到達人倫工作站,接著抵達郡大山登山口,登山口位於工作站上方側線林道上,夜色裡靠著頭燈與布條慢慢前進

07:01 天色慢慢亮起穿越的箭竹林輪廓慢慢清晰

 

07:21 從箭竹的縫隙偷偷瞧見西巒大山的一側,從這裡還有三個多小時的時間要走,一路陡上加上箭竹的山徑走來格外辛苦

 

07:30 抵達第一個瞭望台,這是曾經是伐木時期的瞭望所,監控著森林大火,屬於過往巒大山林場開發的證據,伴隨時代的遺存。看去年來的網友網誌這個瞭望台還未傾倒,如今到來這個木造建築還是抵不過風雨的摧殘,已然傾倒

 

至此已到達了整個去程的中點,到達西巒大山還有一半的路程

 

整段路幾乎位於林業開發區,此區身處霧林帶,因而植被高大,多半行程我們都走在林間和箭竹林間行走,少有展望,偶而望見北方的山巒,這座尖尖的應該是白姑大山,偶而的展望令人振奮

 

9:11 海拔慢慢上升,展望漸漸變的開闊起來舉目所見是陳有蘭溪溪谷,於山間綿延流淌

 

遠方可以看到水里鎮,今晚歸程時我們將會經過的中部城鎮,如今於鳥瞰下覺得很近,但心裡明白看得見,卻很遠

 

10:31 不斷陡上的上坡加上峭壁必須攀繩,身處於箭竹林中,心想到底還有多久才會到阿,已經走了這麼久了。在登山行進間幾乎不會感受到時間,只有呼吸聲、心跳和前方的山徑,只有一個目標—攻頂,時間只有在停頓時才會暫時被在意,就像我只在休息時拿出相機,將所身處的時間拍下影像並且留下標記,山徑的漫漫長路,時間在此被漠視

 

10:51 感覺到了山脈的最高崚線,路徑平緩了,遠方看到瞭望台,終點到了,心裡呼喊著,西巒大山我到了,穿越箭竹,終點就在前方

 

百岳第97位,西巒大山,屬於七峭之一,與白石山、塔關山、義西請馬至山齊名,因位於布農族巒大社西方而得名,與此相對的還有巒大社東方的東巒大山,這裡是昔日巒大山林場的中心,我們所走路線是由於921大地震與多次風災後新闢的道路,早期登西巒大山的路線是由37.6K處的人倫工作站,再循東北稜上西巒大山,只要兩個小時就可輕鬆登頂,而今則需費時10到14小時才有辦法完成,而今的舊路位於瞭望台後方,有條路能由東北稜下至人倫林道,那裏有巒安堂以及過往林業辦公室遺址,不過此次行程安排並沒有充足時間可以到達,此路線有待來日再探

 

夥伴們陸續抵達,準備用午餐,大家想必都飢腸轆轆了

 

瞭望台內已破損不堪,雖可提供山友遮風避雨之處,不過結構堪慮還是小心為妙

 

吃午餐,在山上可以吃到一碗熱騰騰的泡麵,就是最美好的享受,比所有山下的山珍海味來的美味

 

雖然四周已漸漸雲霧繚繞,展望已僅剩風起雲湧的一方縫隙,才能看見周邊山頭的模樣,不過夥伴們還是端出地圖看看自己現在所身處的位置,與自己方位上的各個山頭

 

12:00 休息一小時後我們整裝,準備回程,霧氣開始聚攏,下午必定是沒有展望霧氣瀰漫的天氣 

17:00 回到登山口,這一路的陡上的路徑在下坡時變得更加危險,下坡必須聚精會神的專注於山徑上,一方面防止滑倒,因為下午的山區霧氣聚攏山間都是濕滑的,專注的腳步和登山杖適時的止滑,上山難下山更難,心中不斷想著到底到了沒,而卻無法快步走,因為濕滑的山徑可能暗藏危險。抵達登山口時,終於感覺終於如釋重負,喝了司機大哥為我們煮的溫開水和一些水果,一邊喝著吃著,心裡就暗暗想著並且許願著,這輩子就爬這次就好,心裡這樣想法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又再來一次西巒大山,不過這樣的承諾在短時間之內是有效的。

        算起來我們走了將近13個小時,這一趟很難忘的登山行,很難遇到沒有展望的百岳以及漫無止境的陡上稜線,7點多在水里吃過晚飯,一路半睡半醒,10點回到台北火車站,都市的燈火讓我有些不習慣。離開西巒大山,回到城市,當腦海侷促的記憶依舊停留在山林的寂靜與荒野中,猛的睜開眼回到了台北,人群聲響,在一瞬間擁擠的進入腦門,寂靜瞬間劃破,也正像提醒我的警鐘,從玉山山脈北稜的西巒大山、郡大山中回到對比強烈的台北,燈火與人聲鼎沸告訴我並確認我正回到台北。兩天,才兩天,但感覺卻像是過了四天,時間被拉長一倍,山中的時間對比城市多了很多,山裡便而城市的一切多了一些陌生感,

        多了敏銳多了感受力,一個旋律平常聽顯得平淡,而今聽起卻感受異常強烈,咖啡味道喝起來也風味十足,山有種魔力,用山林的平淡實則不平淡,去調適在城市的過度感官刺激而造成的感受疲乏,當剛剛進入山林當中,顯得山林的一切平乏,只能感受到微弱的感官,然當感官漸漸回復被喚醒,山林的聲響山林的感官就被打開,感受力變得異長的敏感,在山林中的呼吸與聆聽感官刺激感覺被重新開機,回到都市那聲光刺激變得比以往更加強烈,因為感官以變得敏銳,這是山帶給我的禮讚,每次登山都是一次身心靈的成長,感謝大自然的賜予。

 

《 郡大西巒 》

此次郡大西巒行,多虧了兩位司機大哥,載著我們由台北至南投接駁,並且歷經崎嶇不平的郡大林道和人倫林道,接駁的司機大哥貼心又安排得很好,所以推薦給想要登郡大西巒卻苦無接駁方式的山友,以下為聯絡方式:

王茂全 0912853768 

陳良鎮 0937892418

 

 

我是卡夫卡專門撰寫宜蘭、花蓮、台北的美食、景點與住宿資訊,帶領大家前進宜花東地區的私房景點與秘境,探索美食小吃與在地人文風情。

聯絡卡夫卡:aileen79106@gmail.com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我常常去郡大和人倫林道..卻懶得攻頂…
    改天還有去..應該上去走走..
    版主回覆:(10/13/2013 02:24:51 AM)
    郡大山和西巒都值得去,郡大山路程不會很遠而且天氣好又能看到玉山,不過早上去會比較好,這次到達郡大山頂已經是下午,霧都出來了超級可惜的。西巒大山就花了很多時間,路徑很多都在箭竹林,展望又不多,如果不是蒐集百岳,可能會覺得這座山蠻不值得的><

  2. 請問去郡大山與西巒大山的接駁車~要去哪裡找
    版主回覆:(09/29/2014 02:00:40 AM)
    《 郡大西巒 》
    此次郡大西巒行,多虧了兩位司機大哥,載著我們由台北至南投接駁,並且歷經崎嶇不平的郡大林道和人倫林道,接駁的司機大哥貼心又安排得很好,所以推薦給想要登郡大西巒卻苦無接駁方式的山友,以下為聯絡方式:
    王茂全 0912853768
    陳良鎮 0937892418

  3. 卡大您好
    無意逛到您的網站 赫然發現您引用那張望鄉山上的老照片
    前排右二穿和服那位 是我爺爺 伊藤忠 他是日據時代來台投靠在望鄉林場的表哥櫻井
    之後就一直留在台灣直到6年前去世 之前我們也收集過一些老照片 好像沒看過這一張
    之後打算也給奶奶看看 非常感謝您的分享
    版主回覆:(04/11/2015 03:43:28 AM)
    您好,
    非常高興能夠在協助到您拼湊記憶的拼圖,也很意外這樣的一篇文章能夠意外串起這樣的歷史回憶,
    我的照片是在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聯合目錄裡找尋到的,也許還有一些照片塵封在這裡,也許您可以去找找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